产品分类

公司简介

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,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,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、时装面料、女装面料、针织坯布、双面针织布、单面针织布、罗纹布、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,产品主要包括:毛圈(巾)布(二线纬衣,三线纬衣,绒布,天鹅绒等)、复合布、衬垫布、大小循环彩条布、无缝圆筒布(门幅5英寸-40英寸)、提花布、网眼布、汗布、 棉毛布等, 采用丝、毛、麻、棉、晴、涤、植物纤维(天丝,大豆,树脂,莫代尔等)和各种混纺原料,远销韩国、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。

六盒乐坊心水论055838一

奥运比赛大概也没有这里激烈!全运会跳水比赛上演“神仙打架”-


更新时间:2021-09-15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为期9天的全运会跳水赛事昨天在西安奥体中心游泳跳水馆展开,首日进行的项目就有东京奥运会上包揽女子跳台单、双人金牌的全红婵、陈芋汐和张家齐参加的女团决赛,包含单人、双人10米跳台,单人、双人3米跳板等4个小项。在女子10米跳台比赛中,第六位出场的全红婵再现“教科书”级压水花动作,她的入水就像是一片树叶轻轻落在水面,最终在第二跳拿下4个10分,第五跳又拿到两个10分,稳夺单项第一。赛后不久,“全红婵十四运会再现水花消失术”就冲上热搜,不少热爱跳水的体育迷都想到了她在东京奥运会上的表演,当时这位横空出世的小姑娘曾以466.2分打破世界纪录并夺得金牌。

  几位小花显然都赞同全运夺金难度更大的观点,全红婵在拿到奥运会金牌后,有记者问她:“你现在已经成为奥运冠军,还有什么想要达到的目标吗?会不会感觉很迷茫?”她的回答是:“我一点都不迷茫,现在只想拿一个全国冠军。”陈芋汐在谈到目标时也出言谨慎:“双人项目上和张家齐配对,希望能取得一个自己满意的成绩吧。至于单人赛,自己尽力去拼就好了。”

  奥运冠军和全运冠军哪个更难拿?上海选手陈芋汐的答案是后者:“相比奥运会来说,全运会竞争更激烈。”她说得一点儿没错,这位在东京奥运会上夺得10米台银牌的选手,昨天在全运会这个项目上的排名是第三。

  广东全红婵

  自己表现稳定,队友也很给力,最终广东队夺得女团冠军,全红婵也拿下个人首枚全运会金牌。全红婵表现得很淡定,她背着手上演“老大爷式”走路,一脸平静地看着队友和教练在一旁庆祝。不过等金牌戴在了脖子上,全红婵又暴露出自己孩子气的一面,她调皮地骑在了队友的脖子上,摆出“剪刀手”拍照。

  北京张家齐

  东京奥运会上,张家齐获得女子双人10米台冠军,这也让她成功包揽全运会、亚运会、奥运会、世界杯和世锦赛的双人项目金牌,十堰女子中了辆车要汇款,银行果断报警!结果她是真的中奖了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大满贯”选手。这是张家齐第二次参加全运会,4年前在天津,13岁的她就一飞冲天,夺得10米台单人和双人两枚金牌。如今,4年前全运会上与张家齐搭档的上海选手掌敏洁已经不复当年之勇,但她仍然竞争力十足,被认为是最有希望在单人项目上挑战全红婵的选手。

  “水花消失术”再现

  对于一些运动项目来说,奥运会比赛还真没有全国比赛竞争激烈,昨天开赛的全运会跳水比赛就是这样。全红婵来了,张家齐来了,陈芋汐来了,王涵来了……几位刚刚在东京奥运会上争金夺银的明星选手悉数亮相女团比赛,水平之高、竞争之激烈,丝毫不比奥运会差,这场“神仙打架”也让现场观众大呼过瘾。

  北京选手张家齐在接受采访前,拿手机当镜子整理头发的一幕,也在赛后上了热搜。确实,本港台现场报码开奖30,小姑娘17岁了,正是爱美的年龄,她一边整理自己的头发一边还不忘解释:“上节目还是好看一点儿比较好。”

  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将首次设立“高难度动作挑战奖”,接下来,更多的“神仙打架”又要上演了。(新民晚报派记者 李元春 西安今日电) 【编辑:梁静】

  采访前整理头发

  东京奥运赛场上的“水花消失术”,昨天在全运赛场重现,因为,14岁的全红婵妹妹来了。

  上海陈芋汐

  拿全运冠军更难

  奥运会有名额限制,中国队实力再强也只能派两个人或两组人出战,基本上只要战胜自己的队友就能夺冠了。但在全运会上,水平相当的选手会有好几个,例如全红婵要想拿单人冠军,不但要面对陈芋汐、张家齐、任茜等3个奥运冠军对手,还有多个世界冠军虎视眈眈。

  团体赛北京队只获得第六名,但张家齐个人表现不错,夺得单人十米台第二名。在谈到接下来的单项赛时,她也对全红婵、陈芋汐等国家队小姐妹喊出了战斗宣言:“场下大家都是好朋友,但上了战场就都是对手。”